我與外子的訂婚與結婚的喜宴上,都看見了陳大哥身影,他追著滿場跑的三歲小女兒,陳大嫂懷著七個月的身孕,微笑地靜坐於一旁。小女娃兒叫我二姨,繞著母親阿媽長、阿媽短叫個不停,撒嬌的模樣讓母親心裡好生歡喜。與陳大哥並不長見面,卻像自家人般熟悉,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親戚關係,卻有一段共同的回億,牽繫著他與我們一家人。

與陳大哥相識至今,轉眼已過十四、五年。他曾是姊姊的男朋友,是那年姊姊聯考失利後,在重考的補習班認識的。考場失意的兩人,卻意外地在情場上相知相惜.姊姊與我年紀相近,感情自然密切,很多事情她從不瞞我,當然,也包括分享她初戀的甜蜜與歡愉。情竇出開的少女,總是在努力掩飾情感的同時,不經意地洩露了熱戀的天機,此時都逃不過細心父母親的法眼。因未成年、因為重考,而遭受極力反對,卻也因此反倒讓他們的感情更加堅定。

而我便成了見證這段感情的秘密證人,分享他們感情中的點滴與喜怒哀樂。姊姊常帶著我偷偷約會,因為這是最好的掩飾,而我更樂於跟著他們倆,當個有吃有喝又有玩的電燈泡。聯考放榜後,陳大哥意外地落了榜;而姊姊必須隻身離鄉背井遠赴屏東的學校就讀。有人說時間和空間是感情最大的殺手,又何況姊姊只是個孤單在異地求學的新鮮人呢!

小咪出現了,這個在單親家庭中長大,帶著憂鬱、缺乏自信的大男孩,我想,他挑起了當學姊的姊姊心中的母性吧!隔年陳大哥考上成大。我依然傾聽、分享姊姊愛戀的秘密和情緒,只是,言談中小咪取代了陳大哥。再次見到陳大哥,大約是三年後的夏天,在嘉義市殯儀館,姊姊的靈位前。因為小咪尚未完成學業的緣故,姊姊畢業後隨即留在高雄,就在剛開始工作的第一個星期,小咪騎機車載著她於上班途中,發生了車禍。那場意外,小咪僅手臂外側擦傷,而姊姊卻嚴重的顱內出血,於開刀完的第二天香消玉殞。我甚至沒能趕上見她最後一面!在處理姊姊的後事期間,小咪到過家中一次,口口聲聲「對不起」和滿心的悔恨,不斷的告知我,他與姊姊感情有多麼深厚。我因與小咪有過數面之緣並不陌生更相信他與姊姊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是很真誠的。

那時,我在父母親的身上明白了仁慈,他們在悲痛之餘曾經告訴我,相信小咪也不願發生這樣的事,所以並不怪罪他;雖然失去女兒,如果小咪願意,他們還是可以把他當成兒子一樣看待。但是,就在他母親匆匆將他帶走之後,他不曾再出現甚至沒有再接過他的任何電話與消息,小咪就這樣憑空消失了。姊姊的遺體因此而停留在殯儀館十幾天,原以為小咪會來看她最後一眼。幾天後發現,每天在姊姊的靈位前,都有人先我們一步為她換上新鮮的花束,詢問館中值夜的工作人員,告知有個瘦高的男孩每天一早騎機車來為她換上的。是陳大哥,他輾轉由補習班的同學口中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每天都來看她,從無間斷。姊姊出殯、火化、安置在佛寺靈骨塔內這些過程中,想小咪沒有出現;在我的淚眼中,只看見陳大哥瘦高的身影,父母親在喪女的療傷過程中是何等悲痛,親眼看見父親一夜中,白了許多華髮母親也每夜於半夜哭著醒來,但離家在外地求學、住校的我不但無能為力,也常身陷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傷痛中,難以自拔,幸而陳大哥常與父母親連繫,給予他們莫大的安慰。每逢清明、過春節,寺中開放靈骨塔讓家屬探視時,總會看見陳大哥的身影。而姊姊的生辰、忌日,他總在塔前徘徊許久才離去,這是佛寺中師父之後才告知我們的。

過了幾年,陳大哥開始工作、結婚、當了爸爸,這些人生大事,他從不吝與我們分享他的喜悅,前一陣子陳大嫂生了第二胎,是個男孩,得知這個好消息後,父母親心中非常歡喜,直想南下探視他們。但因工作、時間的關係,直到現在才有機會相約見面,我們都非常期盼這個相聚的時刻。經歷過姊姊與小咪所謂的山盟海誓,卻也不過是如此罷了!曾經我對愛情感到失望,多年後才漸漸明白,而且有了自己對愛情的體認和詮釋。我想,愛與情,其實是可以分開的,當它們在一起時,雖激烈卻也短暫,可貴的是「有情」吧!因有情才可以延續,才能讓愛生生不息。

姊姊過逝十一年後的今天,我們已經可以平靜地談起這段往事。當時我們曾經埋怨過上蒼,為什麼我們必須承受這種椎心刺骨的傷痛?於醫院工作多年之後,我漸漸明白,生離死別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過程,沒有人可以跳開而不去面對的。雖然姊姊的驟逝帶給我們很大很大的傷害和遺憾,但值得慶幸的是,但這看似淡漠的人間,還是有許許多多的有情人,時時刻刻溫暖著許多曾經遺憾過的心靈!其實,我知道,老天爺還是眷顧著我們一家人的,讓我們在傷心失望之餘,體驗了人間有情。這總溫馨的感覺,永遠會在我們彼此的心中。

資料來源:www.inex.twmail.net/temp/p01/116.htm

創作者介紹

生活E點靈

cash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