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感人見聞之一

「X小姐,妳就可以回去了,我把妳的管子慢慢拔掉,妳先生早在外面等著接妳回家了。」一位護士小姐在一位已經斷氣的病人耳邊輕聲的安撫著。爾後,插滿全身的管子一根一根順利的被拔了出來。



X小姐受到全身70%以上的灼傷,靠著是家人的支持、自己的毅力和護士悉心的照顧,勇敢的和痛苦纏鬥多日,終究還是抵擋不過病魔的摧殘。但在生前的最後階段,她還是享有她應有生存權,死後也擁有醫護人員給予的尊嚴。



誰說護士一副晚娘面孔?我在懷疑她何必對已經斷氣的人做這樣的安慰,她告訴我:一個生命結束的人,最後失去的知覺是「聽覺」。



有她這番安撫的話語,相信X小姐在最後拔管過程中,絕對沒有絲毫痛苦,而且走得相當的安祥。



醫院感人見聞之二

「和妳聊天真好。看看他們,各個哭喪著臉,叫我想走都走得難過。」一位開朗樂觀的垂死老人這樣抱怨著。



在安寧病房裡大致上分為悲觀和樂觀兩類病人。悲觀派者,我們就該給他多點安慰,去除他死亡之前的恐懼感,並要求他家屬多多陪伴,去除他心裡被遺棄的失落感,安然的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但對樂觀開朗型的病人,家屬只要順其意,開開心心的陪他聊天,讓他走得無怨無悔即可,過度的關懷,反而讓他走得不乾不脆。這位老伯就屬於後者,所以每當這位醫護人員出現時,他就特別的開心,因為她瞭解他,她從來不給他任何無謂的安慰,只迎合他的嗜好,和他論時事、談女人、打哈哈。呵呵~~這位醫護人員竟然成為他這生中最後一個忘年之交。



老人是帶著微笑走的。



醫院感人見聞之三

一個嚴重灼傷治療過的病人,原本預計做清創術的手術,但在開刀房內他連續的抽搐,以致無法順利進行。在做過傷口的焦痂後痛苦難當,他和家屬不斷的要求施打止痛針,但止痛劑最密集也得4小時一次(他在一小時前才打過第二次的),否則會抑制當事人的呼吸。在護理人員的耐心解說下,他們還是無法接受。最後,她誠懇而不捨的緊握著他的手,脫下口罩,以最真實最親切的面目與他相對,以關心自己親人似的眼神看著他,以輕柔哀求的語調說:「歐里桑,我差不多是你兒女一般的年紀了,我們何曾忍心看著你痛苦不管,但是……」是的,她的話語柔軟,她的一隻手緊緊握住他無助的手,另一隻手輕柔的在他的肩和背輕拍著。柔順語言的關懷,輔以非語言的溫暖,她真誠的行為和真摯的心打動了他的堅持,他點點頭再也不躁動了。



真誠、愛心、關心贏得了他的信任與配合,也保障了他的安全。


資料來源:www.inex.twmail.net/temp/p04/041.htm

創作者介紹

生活E點靈

cash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