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丘引 (寄自美國)


男人女人結婚後,對家庭的付出,真的能用各自出一半的比例來量化嗎?

如果主婦沒工作在家,也不要覺得矮人一截,因為妳的付出其實貴得很呢!


安娜是大學圖書館員,年紀大約60歲左右。她的滿頭白髮,伴隨學識和人生歷練所來的智慧,讓人一旦接近她,就有滿心的喜悅。

不過,安娜曾經有一段婚姻,讓她鞠躬盡瘁卻又心碎。

安娜的前夫是標準的表面「性別平等主義」者。他的平等不是全面的平等,只是片面的平等。換句話說,付錢時,夫妻兩人各付一半,不管誰吃多,誰吃少,也不管誰用水多,誰用水少,反正帳單一來,一分為二。所以,如果她的丈夫三餐吃的比安娜多,安娜得支付她的先生多吃的部分。如果她的丈夫洗澡洗了一個小時,而安娜每天只洗澡5分鐘,安娜得多付那55分鐘的用水。這是生活的一小部分,有關於金錢的分擔,充滿了全面性的挑戰。但安娜的丈夫卻看不見那部分,也許是他執意於他所認知的那一部分,因為那對他比較有利。

在生活中,安娜面臨的困境俯拾即是。例如他們的婚姻育有兩個孩子,而養育孩子要花很多錢。即便安娜丈夫的收入比安娜高一倍,但他堅持所有的支出都是一半一半,連養育孩子也是一半一半。

在金錢上一半一半,但是,她的丈夫沒有想到,兩個孩子都姓他的姓。

不只如此,安娜的丈夫喜歡和朋友外出。他認為安娜是女人、是太太、是媽媽,所以,她得留在家裡照顧孩子,而照顧孩子和教養孩子是義務,說得更白一點,這是免費的,因為安娜是孩子的媽媽(別忘了,聘請保母得花錢,聘請家教也得花錢)。

在家務上,安娜的丈夫也從來不做家務,她認為那是女人的事情,不是男人的事情。所以,安娜烹飪、洗滌、打理家裡,全都是義務,都是不支領一毛錢(別忘了,聘請外傭得花錢,餐廳的主廚或洗碗工都有領薪水)。

這樣持續下去,安娜受不了了。對一個知識份子的女人來說,她理解那個婚姻只有令她窒息,她要嘛在婚姻裡苟延殘喘,要不就勇敢的離開婚姻。

後來,安娜離開婚姻時,身無分文,因為她的所有收入都在假象的「一半一半」中被坑食光了。

<姊妹當務之急>訓練好兒子 破除假平等

像安娜的婚姻在現代婚姻中到處都是,而吃虧的大都是女人。

她們在職場上一如所有的男人力爭上游,收入可能比男人還少;在婚姻裡,她們的配偶可能數學沒有真正的學好,所以,在計算金錢時,一半一半,卻撇掉那些無給職。無給職的工作,通常是義務性的。

誰有權力規定誰該做無給職的工作呢?在傳統與現代的夾縫中,我們很容易出現盲點,例如我們使用洗衣機洗衣服,取代手洗;我們使用瓦斯爐做菜,取代木材燻得眼黑;我們開車取代腳踏車;我們甚至用電腦寫信,取代郵寄。

我們享受了現代化的快速與便利和舒服,但我們的腦袋瓜(觀念)卻沒有伴隨現代化而精進或改革,我們的觀念還停留在傳統的制度下,制約我們的生活,難怪我們會有外在的摩擦或內在的糾纏不清。瓦斯爐

安娜告訴我說,所有的女人都該教養好兒子真正的性別平等,該讓兒子從小就養成做家事的習慣,否則,長大後,男孩很難變成男人,他們可能外表上是男人,但內在還是小孩。他們要年輕漂亮、大胸脯的女人當情人或太太,卻又像一個長不大的人,要太太或情人當他們的媽媽,為他們承擔一切,讓他們儘管逍遙。

當然,女人也該覺醒,寵溺兒子,不只害了自己,也同時害了另一個女人。


資料來源:libertytimes.com.tw/2009/new/oct/21/today-family1.htm

創作者介紹

生活E點靈

cash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