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雄服務中心就業輔導社工員 程錦珍

「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
帶領著工作站的學員們唱詩、禱告時,總是最能觸動我心中的記憶,他們出
生的時代多為民國六十至七十年間,那是一個愚昧的年代,總讓我不由自主
的推開記憶的長廊……

民國六十幾年,一個小小的漁村,清晨六點多就開始上演這幕烙在我心中不
曾有些許遺忘的畫面。

一個瘦小的七歲小女孩提著二個大書包,那書包與她的身形相較,是不成比
例的沈重,旁邊跟著一位持雙拐的小男孩,二個人只能慢慢的走著,到村中
惟一的小學讀書。他們就在正午的烈陽下相伴著,穿過街道。

每天、每天總會有一些固定的面孔,行注目禮般的看著二人走過,然後低下
頭大聲的告訴家中的孩子說:「在學校不要和他們太接近,會給人家傳染哦」,
小女孩就會回一句:「黑白講」。

偶爾也會有一群孩子調皮的對著他們喊「ㄅㄞ ㄎㄚ ㄅㄞ ㄎㄚ」,並堵在他
倆的前面攔阻,小男孩總是不予理睬的直視前方努力的往前走,小女孩卻無
法平復心中的激動或與他們對罵,或拿起小石頭砸了過去。日子就這樣過著,
劇本也如常的上演。

那時,小女孩的心裏常想,如果會傳染,那第一個發作的應該是她才對啊!
為什麼沒有,她只是為了抵抗而回嘴吧!「ㄅㄞ ㄎㄚ」,「ㄅㄞ ㄎㄚ」有什
麼關係,哥哥的功課可是學校一等一的呢?因為她常常代替哥哥上台領獎!
可是為什麼這些人,要這樣說呢?沒有人可以告訴她究竟會不會傳染,也沒
有人告訴她為什麼功課與品性抵不過身體的殘缺,她也不敢問家人,因為有
一個算命仙說,這個小女孩的眉毛似劍,會剋死父母,小女孩出生時兄長以
雙腳代替了父母,所以她的哥哥雙腳殘廢了。

如今我所帶領的這群學員正是出生在那個年代,一個愚昧與保守的年代,父
母因為怕被取笑而不敢帶他們外出的年代;雖有機會上學,父母及學校卻要
他們不要上學的年代;那個社會家庭忽略障礙者最多的年代,那個愚蠢到認
為小兒痲痺會傳染的年代!從出生到家庭到社會,他們多半被待以負向態度
的年代。

我常在想,如果這個場境換成現在,而我是這小男孩或是學員中的任何一個
人,我可有勇氣走過來嗎?如果走過來了,我能像他們那麼單純嗎?那麼忍
氣吞聲、不計較卻仍舊保有赤子之心嗎?我想神就是因為我做不到,所以只
安排了我做一個陪襯的角色吧。但就是這樣的經歷,帶領我進入了服務身心
障礙朋友的領域,聖經上有一句話形容得很貼切「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
的人得益處」,想起自己的經歷與疑問,應是我投身這個服務行列的引子吧!
過去的創傷與經歷,或許是造就我更有能力同理他們的原因吧!

那個年代的學校及社會在對待身心障礙者的事上,究竟扮演了什麼樣的角
色,是攔阻與隔離吧!現在呢?學校與社會究竟又開放到什麼階段了呢?當
夜闌人靜時,我們能捫心自問:「我究竟能接納多少?」。如果您是一位老師,
「有足夠的耐心與愛心來教導他們嗎?」,還是您仍在向家長抱怨,孩子讓您
太勞累?讓您班級的成績低落了?如果您是一位工廠的老闆,「您願意雇用身
心障礙者嗎?」,還是您會為了所謂的利益與效率,連嚐試的勇氣都沒有呢?
如果您是一位家長或手足,「您願意無懼的帶他外出嗎?」,還是您依舊顧慮
別人看您的眼光呢?如果您只是一位旁觀者,「您願意付出真心對待他們
嗎」?還是您依舊擔心被傳染?這些,仍是我常要面臨與挑戰的問題,期待
我們共同來思考與面對,使這塊土地上真能「因愛而無礙」。

資料來源:www.inex.twmail.net/temp/p04/020.htm

創作者介紹

生活E點靈

cash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