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四十五歲的中年男子,壞事做盡,殺人、打人、搶人、吸毒、販毒;做盡壞事,進出監獄三十年。

也許是因緣成熟吧!他身患重病,住進了慈濟醫院,在志工長期且耐心、愛心的關懷和照顧下,他不但病好了,心也漸漸悔悟,深深懺悔。

就在他打算重新做人時,醫師卻宣佈了一件事:他得了肝癌,生命只剩下最後兩個月。

志工們見他深有悔意,覺得此人並非十惡不赦、一無可取;而是善根銳利,還有希望。於是勸他大體捐贈,遺愛人間。他也答應了。志工們都很歡喜,他自己更是高興。

那天早上,社工員和顏師姑同他辦好了手續,簽了同意書,社工員離去,顏師姑正想說些祝福的話,沒想到他卻放聲大哭,哭聲大且悲慘。

顏師姑安慰道:「是不是怕死?你發了這麼大的願,是大菩薩,菩薩怎麼會怕死呢?快別難過了,你功德無量啊!」

他答道:「我不是怕死,我告訴你,就算我不是病死,也是被仇家殺死,我有一個願望,不知你能不能幫我?」

顏師姑問道:「你有什麼心願,我一定幫你完成。」

他說他有一個二十四歲的兒子,只知道他在宜蘭,不知到底在哪裡;至於太太,早就跑了。他死前想見兒子一面,要他千萬別踏上老子的老路。

顏師姑點頭道:「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兒子找到,而且讓你們見面。」

「和兒子見面」,談何容易!但病人的心願,我們要盡力服務,更何況這是大體捐贈者的臨終心願。他只給顏師姑一個名字,宜蘭說大不大,但茫茫人海中找他兒子,大海撈針,十分困難。

人家說,上樑不正,下樑歪;但對慈濟人而言,上樑不正,下樑矯正。顏師姑要救他兒子,老子一生已矣,兒子還年輕,邊有大好未來,還是大有可為。於是顏師姑打電話給宜蘭的委員,委員聽了此個案,非常感動,當下發願:就算把整個宜蘭翻過來,也要把他兒子找出來!

從白天找到晚上,從山上找到海邊,從警察局找到戶政事務所,宜蘭的委員為「慈濟動員力」作了最偉大且完美的詮釋--竟然在六天之內,就把他兒子找到了!

他的兒子在--宜蘭監獄。



終於找到他兒子了,於是,花蓮方面,向慈濟醫院請假外出;宜蘭方面,向監獄申請會客,一切安排就緒,父子準備見面了﹗

那天早上,顏師姑帶著志工,從花蓮坐火車到宜蘭,再從宜蘭車站坐車到監獄。

到了監獄,顏師姑看到這個兒子,很高興的對他說:「你爸爸來看你了﹗」兒子眼睛往上一吊,哼了一聲,回答道:「爸爸?我才沒有爸爸。」大家聽了,都嚇一跳。

顏師姑又道:「別這樣,我們坐了好久的車才到呢!」這次他連看都不看一眼。

顏師姑仍不放棄,一直溫言軟語想感化他,可是他因痛恨父親已久,根本不願相認,還說:「我今年二十四歲,看到這個人不到二十四小時,他是我爸爸嗎?他是我爸爸嗎?哈哈!哈哈!」他忽然縱聲狂笑,笑聲充滿了憤怒和仇恨。

父親見兒子如此,不禁悲從中來,眼淚自雙頰緩緩落下,向兒子說道:「我知道錯了,以前都是我不好,沒有把你好好養大,也沒有好好管教你,我真後悔,不過,我希望你能改過自新,好好做人,千萬不要再像我一樣,好不好?你答應我,好不好?好不好?」

父親說完,老淚縱橫,在場志工無不動容,顏師姑想再說些什麼,也一時說不出來,其它志工不禁默默流淚。

過了一段好長的沈默,兒子把頭低下去,父親說道︰「我快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我死前的唯一希望,就是看到你能改過自新,這樣我才死得安心,我死前想再看看你,所以他們特地陪我來看你,你知道嗎?」過了一會兒,又道:「其實我是很關心你的,我……我只是不會做爸爸,算我害了你吧!請你原諒我,你別再壞下去了,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你不要再像我這樣,……」說到這裡,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會客時間已到,警衛拖著兒子,走回牢房。望著兒子漸漸離去的背影,父親和志工們的視線是模糊的。

這時候,兒子忽然向警衛說道:「讓我到廁所一下。」警衛允可,兒子一進廁所,開始大哭,哭聲又大又悲慘。

聽到兒子大哭,大家都明白了,也終於放心了,父親轉過頭來,滿臉是淚,向志工說道:「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我就是死也無憾了……」


他一生無惡不作,作小偷、作打手、作強盜、作流氓、作毒販,但在慈濟人的愛心開導下,澈底覺悟;在生命剩下最後兩個月時,覺悟澈底,作大體捐贈,作大菩薩。但是,一切都太遲了、太遲了,在他懺悔後、在他覺悟後、在他發願開始作好人後,他的生命,竟已到了盡頭--他再也沒有機會作好人了;太遲了、一切都太遲了,欲追春天,花季已過;欲觀潮水,風浪俱息,他是沒有機會作好人了,但好人作不成,他反而作了菩薩--捨身菩薩:感化自己的兒子,渡化了旁人,為醫學作了貢獻,留下人間最動人的故事。

資料來源:www.inex.twmail.net/temp/p04/242.htm

創作者介紹

生活E點靈

cash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